首頁 > 財經 > 正文

日本養老金制度演變、稅收政策及經驗借鑒(完整版)

更新日期:2019-10-12 14:57:40

【編者按】人口老齡化將對國家發展全局產生深刻影響,是我國面臨的一項重大挑戰。為了做好國民退休養老制度安排,應對老齡化難題,根據黨的十九大報告關于全面建成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要求,我國正在積極推進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職業年金市場化運營、個人養老金制度頂層設計等制度改革。為了給政界、學界、業界提供有益借鑒,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積極組織行業開展境外養老金制度研究,總結國外成功經驗,匯聚成研究報告,并陸續在協會刊物《聲音》發布。

本期《聲音》介紹的是日本養老金制度。日本養老金制度在人口結構向高齡少子化轉變、經濟發展由高速轉向低迷的環境中,產生了由相對分裂的各職業型養老金計劃轉變為統一的公共養老金、由多類型復雜的雇主養老金計劃轉變為特征清晰、相互打通的第二支柱、由為個體戶建立帶有“公共”性質的國民年金基金轉變為發展賬戶制個人養老金計劃的蛻變。日本和我國均采取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其在養老金稅制設計中將年金方式領取的養老金所得納入綜合所得課稅,鼓勵長期領??;打通各支柱,實施多層扣除,提供特有的養老金扣除安排;注重公平分配,統一公共養老金繳款安排,根據每個人參與的一、二支柱情況,確定第三支柱的繳款安排。日本養老金制度轉型中的經驗教訓以及養老金稅制設計中的公平、精確安排均可為我國建設第三支柱、完善多層次養老金體系提供思考。本文由廣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彭維瀚撰寫,協會理財及服務機構部靳珂語校對。

一、日本多層次養老金制度發展概況

(一)日本養老金體系的制度沿革

日本養老金[1]制度起源較早,雛形可以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期的“恩給制度”[2],對符合條件的軍人及官吏給予恩賞,其中就包含了部分養老和退休保障之意。此后,以各類職業的互助共濟制度為基礎,日本設立了多種獨立的養老金制度,如共濟年金(公務員)、厚生年金(雇員)、國民年金(非雇員)等。以職業類型為維度建立的養老金制度受產業結構影響顯著,一旦出現產業結構變化和失業沖擊,該類型養老金計劃的長期穩定經營便受到影響,久而久之,日本民眾在養老金給付上發生極大的不對等現象。因此,日本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對養老金制度進行了一系列改革,首先將各自獨立的公共養老金制度統一為現在的二層年金制度,其后,又針對老齡化與少子化等人口結構問題、經濟低迷與失業率增加等社會發展問題不斷進行制度完善。

1985年,日本陸續通過《國民年金法》、《厚生年金法》和《共濟年金法》修正案,完成國民年金的整合,建立全民適用的基礎年金制度。上述三個法案,均自1986年4月1日起施行,構筑了以國民年金(基礎年金)為基礎的第一層全民保障體系,以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附加于國民基礎年金之上的第二層保障體系,形成日本特色的二層公共養老金體制。此次養老金改革創立了第三方被保險者制度,強制要求企業雇員的被撫養配偶者(家庭主婦)適用于國民年金制度,從而保障了在日本傳統文化中家庭觀念較強的女性的養老權益。第三,降低養老金給付水平,新老劃斷。尚未領取養老金的國民給付水平下降,對于正在領取養老金的人給付水平不變。例如,依照舊制厚生年金,雇員投保40年,可領回平均月薪83%,調整后下降為69%。改革后,退休老人領取公共養老金的情形主要如下:

1、單身家庭的年金:基礎年金+厚生(或共濟)年金;

2、夫婦家庭年金(其中一人無工作):工作者的基礎年金+厚生(或共濟)年金+配偶的基礎年金;

3、夫婦均工作的家庭年金:兩位工作者均有基礎年金+厚生(或共濟)年金。

此后,日本在1994年和1999年也對養老金制度進行了持續完善,包括延后退休年齡、調高繳費、降低給付水平等。

2002年,日本對企業年金進行改革,引入繳費確定型養老金(DC計劃),設立新的待遇確定型養老金(DB計劃)。隨著經濟發展,日本傳統的終身雇傭制開始瓦解。日本國會通過了《繳費確定型年金法案》、《確定給付企業年金法》,2002年4月正式生效?!独U費確定型年金法案》開啟了日本企業年金從傳統的DB型計劃向DC型計劃轉變的序幕?!洞_定給付企業年金法》是日本參照歐美相關企業年金制度并結合本國情況設置的新DB計劃,形式較為靈活,以老齡給付為基礎,同時也可進行傷害給付和遺屬給付。

2004年,日本繼續對公共養老金制度進行改革,主要目標是削減500萬億日元的潛在養老金債務,并在2100年前維持年金收支平衡。一是調高繳費并確定上限,將國民年金“定額繳費”定為每月13300日元,并從2005年4月起,每年增加280日元,至2017年達到16900日元上限為止;二是將厚生年金的繳費率由13.58%(雇主雇員各承擔一半),每年上調0.354%,至2017年固定在18.3%為止,替代率由2004年的59.3%逐步調降至50.2%;三是提高國庫對基礎年金(第一層)給付的負擔比例,其中政府補助1/3,參與者負擔2/3[3]。此外,引入宏觀經濟平滑指數,由政府根據不同時期的社會經濟及物價水平確定一個養老金給付額的調整指數,但這次改革后一直未執行。

2012年,日本進一步改革二層公共養老金制度。一是在公共養老金的第二層中,將共濟年金并入厚生年金,同時廢除共濟年金所特有的職域年金[4],共濟年金的組織仍將保留,繼續執行征收繳費、提存準備金的運用、給付事務費用等工作。二是第一層國民基礎年金所得統一為定額給付,第二層繳款率統一化,其中,厚生年金于2018年提高至18.3%,國家公務員與地方公務員共濟年金于2018年提高至18.3%,私校教職員將于2027年調高至18.3%。三是將基礎年金國庫負擔比例提高到50%、養老金領取資格的最低繳費年限由25年縮短為10年[5]、對于低收入人群以及養老金領取額較低的老年人給予福利發放。四是從2015年4月起全面實施宏觀經濟平滑指數制度,建立養老金與物價變動的絕對關聯,做到養老金“能漲也能跌”。

可以看到,2012年的公共養老金改革延續了2004年改革的方向,上調繳費、體現社會公平分配、增加政府對公共養老的支撐。但也不難發現,盡管國庫的負擔在增加,日本民眾公共養老金的給付待遇水平卻在下降,這反映了日本老齡化、少子化、經濟形勢低迷的社會現狀。

2016年的養老金改革主要目標在于緩解政府財政負擔,實現養老金制度的可持續化。一是擴大公共養老金的覆蓋范圍。厚生年金將所屬企業規模500人以下且每周工作30小時以上的員工以及所屬企業規模501人以上且每周工作20小時以上的員工納入覆蓋范圍;二是改善公共養老金的投資運營能力。重新調整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6](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簡稱GPIF),設置合議制經營委員會,決定關于基本證券投資組合等重要方針的政策,并對執行機關的業務執行進行監督。在具體運作方面引入多樣化風險管理等方法提高運營能力。三是創立了中小企業保險費繳納制度。為了能使現在沒有提供企業年金的中小企業保證自己的員工在退休后得到收入,國會審議通過《繳費確定型年金制度等部分修正案》,2018年5月1日起實施。當雇員保險費合計金額在個人型DC計劃繳費限額內(相當于每月2.3萬日元)時,中小企業在原保險費基礎上可為加入個人型DC計劃的員工繳納保險費。

2017年,日本擴大了個人型DC計劃的覆蓋范圍,從僅適用于個體戶、無法領取企業年金的企業員工擴大到可以從企業領取厚生年金基金或給付確定型企業年金(DB計劃)的員工、可以領取企業型DC計劃的員工、公務員、全職主婦。

(二)多層次養老金體系

回望日本的養老金制度改革,是由細分到簡明、由各自獨立到統一的改革過程。養老金體系各層次的劃分不是以政府、企業、個人的責任負擔來區分,是在制度現狀基礎上逐步解決社會矛盾、改善各類群體權益、由分裂走向統一中逐步解決各類群體問題的過程。按照厚生勞動省的劃分標準,日本養老保障制度由三個層次組成。第一層是國民年金(基礎年金),日本法律規定凡處于法定年齡段的國民均須加入國民年金;第二層是與收入關聯的厚生年金,在參加國民年金的基礎上,企業雇員和公務員需要加入厚生年金;第三層則是不同類型的企業年金和個人養老計劃,企業與個人可自由選擇加入。第一層和第二層由政府運營且有強制色彩,合稱為公共養老金;第三層稱為企業、私人養老金。

為了便于比較,我們將日本三層次養老金制度按照國家、企業和個人為主體拆分為常用的三支柱體系:第一支柱為具有強制性的兩層次公共養老金制度,即固定繳費的國民年金和收入關聯型的厚生年金,第二支柱為自愿的、多類型的雇主養老金計劃,第三支柱為以個人自愿參與為主體的個人養老金計劃。(表1)

1、第一支柱:國民年金與厚生年金

國民年金(基礎年金)是日本社會保障制度的基石。凡是在日本居住的20至60歲人士,包括外國人,都必須強制加入國民年金。國民年金的資金來源主要為參與人的繳款、年金投資收益和政府財政補助,采取定額繳款,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繳費標準為每人每月16340日元。國民年金的參與人分為三類:農民、學生和個體工商戶等自營業者被稱為第1類參與者;雇員和公務員是第2類參與者;參與者的20至60歲的被撫養配偶被稱為第3類參與者,不單獨繳費,從其配偶工資中一并扣除。[7]

厚生年金是受益與收入掛鉤的第二層公共養老金計劃。個人、單位合計繳費比率18.3%,雇主雇員各承擔一半。企業方面,雇員人數超過5人的企業強制參加;農業、林業等第一產業、餐飲業、賓館等服務業、律師或會計等事務所、神社等宗教業,以及其他行業雇員人數不足5人的企業選擇性參加。雇員方面,只有正式員工、年齡小于70歲、雇傭時長超過2個月、一周出勤超過30個小時、一個月出勤超過15天的雇員才能參加厚生年金[8]。

2、第二支柱:多類型的雇主養老金計劃

由于各自為政的養老金計劃歷史悠久,以及終身雇傭制度的企業文化影響,雇主養老金類型較為復雜,目前尚存的主要計劃包括:退職金制度、中小企業退職金共濟制度(Chutaikyo)、給付確定型年金(DB計劃)和繳費確定型年金(企業型DC計劃),均為自愿性質。

(1)退職金制度

退職金制度(Lump-sum Severance Benefit,LSSB)是日本企業中最重要、占比最大的養老金計劃,采取現收現付制。LSSB建立之初是企業為了鼓勵員工努力工作而設立的退休獎勵,因此具有延遲工資的性質。日本企業沒有委托專業的金融機構對該計劃進行管理,日本政府也沒有對該計劃進行監督,它是一種賬面儲備(Book Reserve),雇員無需繳款,沒有資金積累,該制度目前為自愿性質。盡管近年來擁有LSSB計劃的日本企業比例有所下降,但仍有不少企業保留了這一制度,截至2018年底,77.8%的日本企業擁有退職金制度,平均給付金額1997萬日元[9]。日本養老金專家高山憲之曾指出,退職金制度提供了日本雇員75%以上的退休后收入。

(2)中小企業退職金共濟制度(Chutaikyo)

為了幫助中小企業建立退職金制度,日本于1959年建立了中小企業“工人退休津貼共濟基金”,由厚生勞動省監管下的獨立法人員工退職金共濟機構(Organization for Workers Retirement Allowance Mutual Aid)負責管理。雇主承諾每月向每個雇員的賬戶繳納5000-30000日元[10],由該機構負責投資。截至2018年3月末,有36.7萬家企業的34萬雇員加入了這項計劃,運作資產4.8萬億日元。為鼓勵中小企業建立Chutaikyo,日本政府還向新建立計劃、主動增加繳費的雇主提供短期財政補貼。雇員退休后,可直接從員工退職金共濟機構獲取退休金。

(3)確定給付型年金(DB計劃)

確定給付型年金計劃是在日本經濟低迷后,企業減輕自身負擔和社會責任、尋求不帶任何代行功能的企業養老金計劃。確定給付型年金可在基金積累不足時增加繳費,所追加的繳費可以全部計入當期損失,具體分為基金型和依據勞動關系而成立的合同型兩種。兩種計劃之間可以相互轉換,也可以轉換成其他類型的年金。只要是在滿足給付和繳款設定最低要求的基礎上,經雇主雇員雙方同意,雇主可以設置更具有靈活性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雇傭短期雇員或者兼職雇員的養老待遇需求。

(4)適格退職年金計劃(已停止)

適格退職年金設立于1962年。依據日本法人稅法規定,企業在滿足一定條件并得到國稅廳長官認可后可設立適格退職年金,該計劃在理論上允許雇員繳費,但實際上該計劃基本都是依靠雇主繳費的方式融資,由信托銀行、保險公司等負責運營。由于經濟泡沫破裂后,該計劃存在年金積累不足等問題。2002年4月,《確定給付企業年金法》實行后,適格退職年金不能再締結新的合同,參與企業需要轉移至其他制度。[11]

(5)確定繳費型年金(企業型DC計劃)

企業型DC計劃借鑒了美國401(k)計劃的經驗,因此有學者把它稱為日本版401(k)計劃。2011年之前,企業型DC計劃不允許雇員繳費。2011年8月之后,允許雇員繳費,但雇員繳費只有在滿足以下兩個條件時才能免稅:第一,雇員和雇主繳費總和不超過5.5萬日元;第二,雇員繳費額度不能超過雇主。[12]

(6)厚生年金基金(已停止)

厚生年金基金計劃于1942年建立,然而由于“二戰”導致的經濟混亂和惡性通脹,使得這個計劃無法很好地保障雇員退休收入。同時,由于許多厚生年金基金是以制度創立時的高度經濟增長期為前提設立的,預期收益率5.5%,泡沫經濟破滅后,陷入無法實現預計收益率的狀況。又由于經濟長時期不景氣,企業負擔加重,基金積累嚴重不足。2013年1月28日召開的“通常國會”[13]通過法律形式規定,未來5年到10年內,除健全的基金之外,厚生年金基金需解散或轉移至其他制度。自2014年4月起日本政府不再批準建立新的厚生年金基金計劃。[14]

3、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計劃

日本的養老金第三支柱包括針對第1類參與者[15]的國民年金基金和2001年引入的個人型DC計劃。

(1)國民年金基金

國民年金基金建立于1991年,用于提高個體戶的退休待遇水平。當時公務員、企業雇員除了能夠享有國民年金外,還可以享受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等,而個體戶享有的公共養老金只有國民年金。國民年金基金由國民年金基金聯合會負責運營[16],盡管是私人養老金,但是和公共養老金制度相同

目前,國民年金基金保證收益率為5.1%,年利率為0.5%。[17]

(2)個人繳費確定型養老金計劃(iDeCo)

隨著少子老齡化的不斷加深,為了保證國民退休后能有自主地生活,《繳費確定型年金法案》設立了個人繳費確定型養老金計劃(iDeCo),主要特點是居民自愿加入、向特定運營管理機構繳納保險金、自主選擇產品。[18]自2017年1月起,雇員配偶、公務員和只參加了DB計劃的個人也能參加個人型DC計劃。[19]

二、日本養老金制度的稅收政策

日本實行綜合所得稅和分類所得稅制度相結合的原則,對不同來源的所得進行有秩序的精細化的管理,每一項都有相應的扣除。其中,養老金所得并入綜合所得進行課稅(一次性領取分類課稅)。養老金體系采取較為統一的EET政策,即繳費階段不征稅、投資階段不征稅、領取階段征稅。在繳費階段,根據不同計劃的類型和參與人所處的不同條件,企業可通過損金、必要運營經費等項目進行稅前扣除,個人可通過社會保險費、中小企業退職金等繳費、人壽保險費等科目扣除;在投資階段,對個人繳費部分的利息與收益全部免稅,企業繳費部分的特別法人稅目前暫停征收;在領取階段則設有養老金扣除和其他所得扣除等。

(一)繳費階段稅收政策的具體安排

1、第一支柱: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

(1)國民年金:完全由個人繳納,按照每年的標準在社會保險費科目中進行稅前全額扣除。

(2)厚生年金:繳費標準是工資收入的18.3%,繳費上限是每月68萬日元,繳費由雇主和雇員各負擔一半。其中,雇主繳費部分計入企業損金進行稅前扣除,個人繳費部分作為社會保險費科目進行稅前扣除。

2、第二支柱:雇主養老金計劃

(1)退職金制度:不涉及雇員和雇主的繳費,是企業的賬面儲備。

(2)中小企業退職金共濟制度:企業繳費部分,如果為法人企業,則視為損金[20]進行扣除,如果為個體企業,則視為必要運營經費[21]進行扣除,個人繳費部分按照中小企業退職金等繳費科目進行稅前扣除。每月繳費金額有16種可以選擇,繳費上限為3萬日元。[22]

(3)待遇確定型DB計劃:企業繳費部分沒有額度上限,全額算作損金進行稅前扣除,個人繳款部分作為人壽保險費(DB計劃、適格退職年金)或社會保險費(厚生年金基金)進行稅前扣除,最高額度為每年4萬日元。

(4)企業型DC計劃:企業型DC計劃中,雇主繳費部分算作損金進行扣除,稅前扣除額度取決于雇員參加了哪些企業年金計劃。若雇員僅參加企業型DC計劃,每月最高限額5.5萬日元;若雇員同時參加了企業型DC計劃和待遇確定型DB計劃,每月最高限額為2.75萬日元。個人繳費部分計入中小企業退職金等繳費科目進行稅前扣除,需要滿足的要求是雇員和雇主繳費總和每月不得超過5.5萬日元,且雇員繳費額度不能超過雇主。

3、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計劃

(1)國民年金基金:國民年金基金繳費上限為每月6.8萬日元,按社會保險費科目扣除,46歲及以上年齡的加入者,繳費上限為每月10.2萬日元。

(2)個人型DC計劃(iDeCo)[23]:按照國民年金對參與人的分類類型[24]及個人已經參與的養老金計劃類型設立不同的繳費上限,計入中小企業退職金等繳費科目進行稅前扣除。第1類參與者個人型DC繳費與國民年金基金的合計額度為每月6.8萬日元,第3類參與者個人型DC繳費的額度上限是每月2.3萬日元。

第2類參與者的額度限制(如圖1):

①若參與人未參加DB計劃和企業型DC計劃,繳費限額為每月2.3萬日元;

②若參與人只參加了企業型DC計劃,未參加DB計劃時,只有當企業的年繳費額不超過42萬日元(每月3.5萬日元)才可加入,繳費限額為每月2萬日元;

③若參與人同時參加了DB計劃和企業型DC計劃,只有當企業的年繳費額不超過18.6萬日元(每月1.55萬日元)時才可加入,繳費限額為每月1.2萬日元;

④參加了DB計劃,個人型DC計劃的若參與人只參加了DB計劃,未參加企業型DC計劃時,繳費限額為每月1.2萬日元;

⑤不參加DB計劃和企業型DC計劃但有額外退休支付的,繳費限額為每月1.2萬日元。

⑥繳費不能超過最高月工資和年終獎的1.5%,其中最高工資為每月62萬日元,最高年終獎為150萬日元。[25]

(二)投資階段的稅收政策

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投資收益不征稅,雇主養老金計劃暫不征稅[26],個人養老金計劃不征稅。

(三)領取階段的稅收政策

根據公共養老金政策規定,本國居民一般[27]按照年金方式領取,二、三支柱等私人養老金可以根據計劃類型、雇主雇員合同約定按照年金方式或一次性方式領取養老金,其中,DC型計劃按年金方式領取時領取期限不得低于5年。

(1)按年金方式領取

日本居民所有的養老金收入進行合并計算,總體看,養老金收入首先要進行專項扣除,公式如下:

養老金應稅所得[28]=養老金收入-①養老金扣除額

①養老金扣除額

養老金扣除額包含定額扣除和定率扣除兩部分。首先居民均享有50萬日元的定額扣除,定額部分扣除后的收入將采取定率扣除的方式(如表2)。此外,養老金扣除額將與養老金最低保障額比較(65歲以下居民按照70萬日元,65歲及以上居民按照120萬日元),取較大金額作為實際扣除額。

2020年以后,養老金扣除額的年度優惠程度將有所降低。一是養老金最低保障額將整體下降10萬日元,65歲以下居民60萬日元,65歲及以上居民110萬日元;二是由原來的沒有扣除上限轉變為195.5萬日元的扣除上限。

養老金應稅所得額需要與其他所得合并,進行其他所得的扣除,公式如下:

應稅所得=∑養老金等專項扣除后的所得-②其他所得扣除

②其他所得扣除額

根據日本財務省網站,收入所得扣除包括基本扣除(含基礎扣除、配偶扣除、配偶特別扣除、撫養扣除等)、特別扣除(含殘障者扣除、寡婦鰥夫扣除、學生扣除等)和其他所得扣除。與養老金相關的扣除包括基本扣除中的基礎扣除、配偶扣除,其他所得扣除中的社會保險費、中小企業退職金等繳費、人壽保險費等扣除科目。(如表3)

在進行完養老金扣除和其他所得扣除后,按照綜合所得稅率(表4)以及附加的復興特別所得稅2.1%計算應納稅額。

應納稅額=應稅所得*③稅率*(1+2.1%)

(2)按一次性方式領取

日本的私人養老金可以選擇一次性領取,扣除額度與按年金方式領取有所區別,且不再扣除其他所得項目,進行單獨課稅,按照日本所得稅率表(表4)征收,同時征收復興特別收入稅。對于工作年限在20年以下的個人,工作時間每增加一年,扣除數增加40萬;工作年限超過20年的個人,在800萬日元的基礎額度上,每增加一年,扣除額度增加70萬元;若因身體殘疾退休,扣除額再增加100萬日元。(表5)此外,對于服務期超過5年的領取人,應稅退休所得是扣除上述額度后的50%,如果服務期少于或等于5年,則不適用于50%的扣除條款。

日本的養老金扣除額很高,基本上可以覆蓋退休時的養老金收入。從扣除層次和扣除額度來看,按年金方式領取比一次性領取的稅負更低,因此鼓勵了養老金的長期領取。

三、日本養老金運行情況

(一)覆蓋范圍

根據厚生勞動省數據,截至2018年3月末,各支柱養老金計劃的參與人數統計如下:

(二)總體規模

根據GPIF報告,截止2019年6月,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的資產總額為160.7萬億日元。根據OECD的報告,截至2017年末,日本私人養老金的資產規模為1.4萬億美元,約合148萬億日元[33],規模最龐大的退職金由于是賬面價值,沒有披露規模。

(三)替代率水平

OECD2017報告顯示,對于一個獲得社會平均工資的全職員工而言,日本強制性養老金計劃的凈替代率為40%,低于OECD國家63%的平均水平。如果包括自愿性質的養老金計劃,則總替代率為64%,低于OECD國家69%的平均水平。[34]

據日本財務省測算,2009年日本標準老年家庭(月收入為社會平均水平的丈夫加入厚生年金40年,期間妻子均為專業家庭主婦)厚生年金的替代率為25.6%,加上國民年金的替代率18.35%(夫妻同時領取為36.7%),總替代率為62.3%。根據改革計劃,日本養老金替代率從2009年起逐步下調。以標準老年家庭為例,替代率從2009年的62.3%下調至2025年的55.2%、2038年的50.1%。若低于50%,則采取提高消費稅等方式來維持這一水平。

(四)管理與監督機構

日本的公共養老金基本上由厚生勞動省負責監管。2001年4月,厚生勞動省成立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GPIF),社會所繳納的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用于發放養老金之后的盈余資金委托GPIF進行運用管理,以減輕未來年輕一代養老保險費的負擔,以及維持日本公共養老金的穩定。由厚生勞動大臣對日本年金機構進行權限委任、指導監督以及事務委托等。厚生勞動省年金局是厚生勞動省管轄的日本年金機構以及GPIF管理運用獨立行政法人的負責單位,管理厚生年金保險和國民年金等公共年金制度、企業年金計劃方案等。[35]國民年金基金和個人型DC計劃由國民年金基金聯合會進行監督管理。

四、對我國的啟示

我國正處于人口快速老齡化、勞動力人口下降、生育率下降的人口結構轉型期,日本的人口結構轉變早于我國,且經歷了經濟周期變化,其在養老金制度變革中對高齡少子化、融合社會傳統(終身雇傭文化、家庭主婦文化)、經濟長期低迷、歷史遺留制度的處理為我們留下寶貴的經驗和教訓。與此同時,日本與我國均采取綜合和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其在養老金稅收政策中注重公平分配,鼓勵長期領取,進行多層次扣除、鼓勵中小企業為個人DC計劃繳款等精細設計,亦為我國在多層次養老保障制度建設中帶來思考借鑒。

(一)公共養老金由不同職業養老金各自為政到向全國統一的進程中注重公平分配,“敢升敢降”、新老劃斷、不斷提高投資管理水平

面對養老金給付的極大不公,日本對統一公共養老金制度改革的決心以修訂三法(《國民年金法》、《厚生年金法》和《共濟年金法》)的形式最終確立,經過多年的發展和實踐,從針對不同職業人群的相互割裂的養老金計劃走向一體化,形成了一套相對完善的有特色的二層年金體系。在改革進程中注重公平分配,提升個體戶的待遇水平,降低整體養老金給付水平,新老劃斷。為減少公務員、雇員、個體戶的待遇不平等問題,逐步取消了公務員的“職域年金”、建立個體戶的國民年金基金、拉平三類群體第二層年金的繳費率、將被撫養配偶納入覆蓋范圍。與此同時,為實現養老金的保值增值,建立專業化的市場運營機構GPIF,逐年放開海外投資限制,不斷提升公共養老金的投資管理能力。我國基本養老保險正處于實現全國統籌的關鍵期,各省情況不一,改革之艱難與日本公共養老金的全國統一有相近之處。盡管日本1985年的三法改革決心很大,但其20世紀90年代以來對繳費率、給付水平、財政負擔比例的頻繁調整降低了改革效率,引發民眾的消極、悲觀情緒,且如宏觀經濟平滑指數制度2004年就已提出但直到2015年才真正實施。因此,在改革過程中應該結合前瞻性與可操作性,使得制度設計更具有可持續性。

(二)直面雇主養老金計劃中的種種問題,摒棄不合適的制度模式,在保留傳統的基礎上推動DB計劃、DC計劃的革新,鼓勵中小企業發展

在經濟泡沫破裂后,受到產業結構升級等影響,企業倒閉、員工失業,很多雇主養老金計劃基金積累嚴重不足,“忠誠”、“終身”對于需要靈活雇傭、開源節流的企業來說負擔過重。日本政府摒棄不再適應養老需求的適格退職年金計劃、厚生年金基金,推出新的DB計劃,建立企業型、個人型DC計劃,一個企業可以同時建立DB、DC計劃,個人也可以同時享有多類型雇主養老金計劃,通過財政補貼鼓勵中小企業為員工向其個人型DC計劃繳款。對于我國眾多已經建立企業年金計劃的大型企業已可以在現有年金制度基礎上探索更為靈活、適應多種雇員類型的年金計劃,提供個人選擇權。對于尚未建立企業年金的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而言,亦可探索由企業向其第三支柱繳款的方式來提高雇員的退休待遇水平。

(三)將養老金所得并入綜合所得課稅,提供多層次扣除,打通各支柱、鼓勵各方參與,體現稅收公平、提升稅收效率

日本采取綜合所得稅和分類所得稅相結合的制度,扣除體系非常精細且有秩序。在綜合所得扣除中既考慮了需負擔的家庭成員組成情況,還考慮了納稅人家庭發生的一些必要實際支出,對人的扣除充分考慮了家庭成員的具體情況,包括基本扣除、配偶扣除、撫養扣除及殘疾人扣除等;對事的扣除,包括醫療費、保險費、捐款、災害損失等。具體到養老金上,只要是年金方式領取的養老金,無論來源于哪個支柱,適用同樣的稅收政策,且在普通扣除之外提供養老金專項扣除,實現多層次扣除。我國由于第一支柱領取已經采取免稅政策,建議打通二、三支柱領取期的稅收政策,統籌養老金體系稅收安排,在現有稅制基礎上探索針對養老金的扣除體系,體現公平和效率。日本早期的養老金制度設計嚴謹有序,精確適用人群,第三支柱iDeCo僅適用于個體戶、無法領取企業年金的雇員,近年來在學習成熟養老金市場發展經驗后,逐步走向靈活化,iDeCo擴大范圍到公務員、第二支柱企業雇員和被撫養配偶。因此,建議我國在第三支柱設計之初就納入最廣泛的適用人群,鼓勵全體社會成員為養老做儲備。

[1]在日語里沒有養老金的對應詞匯,統稱為年金。

[2]875年至1884年間,日本政府相繼頒布《海軍退隱令》《陸軍恩給令》《官吏恩給令》等,建立了官員“恩給制度”,給予上層官吏和軍人以“恩給”,該制度于1923年加以整合,成為一部《恩給法》。所謂“恩給”,是對終于國家的軍人及官吏給予恩賞,有養老和退休保障的內容在其中,但與如今養老金制度保障老年人退休生活的目的有所不同。

[3]自2009年以后,政府補助由1/3提高至1/2(年約2.5萬億日元)。

[4]職域年金是共濟年金的一部分,相當于公務員的第三支柱年金,額度大約是厚生年金平均待遇的20%。但是與私營雇員的企業年金不同,職域年金是強制性的,因此一度成為私營雇員抨擊的對象和日本公共年金一元化改革的導火索。2015年10月之后,隨著供給年金與厚生年金計劃合并,職域年金被取消。

[5]瑞穗研究,《民主黨年金改革政策評價——改革頗有成效但遺留問題依然較多》,https://www.mizuho-ri.co.jp/publication/research/pdf/insight/pl121211.pdf#search='2012%E5%B9%B4+%E5%9B%BD%E6%B0%91%E5%B9%B4%E9%87%91+%E5%9B%BD%E5%BA%93+25%E5%B9%B4%E3%81%8B%E3%82%8910%E5%B9%B4'

[6]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GPIF)成立于2001年,接受厚生省的委托,負責政府養老金的投資管理,資金來源于日本養老體系中的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兩部分,自1961年日本養老金體系建立起即開始積累,初始作為日本“財政投資融資計劃”(簡稱“財投計劃”)的政策性金融體系的組成部分,由厚生省交于大藏省信托基金局管理執行“財投計劃”。1986年,大藏省信托基金局將大約20%的資金委托給GPIF的前身-年金福祉事業團進入資本市場投資,截止到2001年3月總計虧損2.3萬億日元,年金福祉事業團虧損解散

[7]日本年金機構:https://www.nenkin.go.jp/service/seidozenpan/shurui-seido/20140710.html

[8]兼職人員也可參加厚生年金。條件是一周工作20個小時,月工資88000日元以上,工作時間預計在1年以上。

[9]厚生勞動省,https://www.mhlw.go.jp/content/12601000/000475826.pdf

[10]數據來源:http://www.rokinren.com/kigyonenkin-support/outline/chutaikyo.html

[11]《日本企業年金稅收優惠制度及其對我國的啟示》,《社會科學戰線》2016年第9期

[12]分報告三十八P570

[13]日本國會形態之一,每年固定召開,一般1月左右開始。

[14]http://www.fujijoshi.ac.jp/_dept/human_dept/uchida/nenkin.pdf#search=%27%E5%B9%B4%E9%87%91%E5%88%B6%E5%BA%A6%E3%81%AE%E6%AD%B4%E5%8F%B2%27;http://www.benefitdb.jp/img/common/kouseinenkinkikin_kanyu.pdf#search=%27%E5%8E%9A%E7%94%9F%E5%B9%B4%E9%87%91%E5%9F%BA%E9%87%91+%E3%81%84%E3%81%A4%E5%BB%83%E6%AD%A2%27

[15]農民、學生和個體工商戶等自營業者。

[16]國民年金基金聯合會官網,https://www.npfa.or.jp/check/benefit.html

[17]國民年金基金聯合會,《國民年金基金加入人數》,https://www.npfa.or.jp/state/chart01.pdf

[18]厚生勞動省,http://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nenkin/kyoshutsu/ideco.html

[19]iDeCo官網,《iDeCo加入人數》https://www.ideco-koushiki.jp/library/pdf/number_of_members_H3003.pdf

[20]法人稅法施行令第135條第1號

[21]所得稅法施行令第64條第2項

[22]勞動者退職金共濟機構官網,http://chutaikyo.taisyokukin.go.jp/seido/seido04.html

[23]貨幣前瞻,《加入國民年金基金的稅優與好處》http://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nenkin/nenkin/kyoshutsu/taishousha.html

[24]如前文所述,國民年金的參與人分為三類:農民、學生和個體工商戶等自營業者被稱為第1類參與者;雇員和公務員是第2類參與者;參與者的20至60歲的被撫養配偶被稱為第3類參與者

[25]數據來源:厚生勞動省,https://www.mhlw.go.jp/content/12601000/000475826.pdf

[26]按規定,企業養老金的投資運營應按1.173%的特別法人稅進行征收,自2002年起暫停征收

[27]根據國民年金和厚生年金、脫退一時金(中途退保的一次性支付年金)的制度政策,已支付6個月以上的保險金,但無法領取年金的,持有日本國籍以外國籍的外國人在離開日本回國后,可通過申請領取中途退保一次性支付年金,本國居民(已繳納最低繳費年限)不能一次性領取(死亡除外)

[28]非實際應稅所得,需要進行其他所得項目扣除

[29]財務省官網,https://www.mof.go.jp/tax_policy/summary/income/b03.htm.由于日本個人所得扣除項目復雜且細分類別多,本文對細分類別予以省略,詳情可參見上述網址

[30]日本國稅廳官網,https://www.nta.go.jp/taxes/shiraberu/taxanswer/shotoku/2260.htm

[31]日本厚生勞動省,https://www.mhlw.go.jp/content/12601000/000475826.pdf

[32]中小企業退職金共濟機構,中小企業退職金共濟事業概要,http://chutaikyo.taisyokukin.go.jp/seido/seido01.html

[33]按照1美元=106日元估算

[34]https://www.oecd.org/japan/PAG2017-JPN.pdf

[35]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B9%B4%E9%87%91%E5%B1%80

來源: 中國基金業協會

關注同花順財經微信公眾號(ths518),獲取更多財經資訊

"

相關:

張藝興與楊天真解約挺急的 要真是為藝人著想她人不錯 張藝興是人氣小生里面顏值非常高的一位新人,看過《老九門》電視劇的朋友肯定對他飾演的二月紅特別的喜歡,張藝興本來是壹心娛樂公司的簽約藝人,但是就在不久前,張藝興的經紀人楊天真網絡發文解釋了自己要和張..

吳京和謝楠日常相處模式 真性情的漢子夠坦率不做作 吳京的名字觀眾應該都很熟悉的,即使是小孩子,只要看過前段時間的名氣很響的《戰狼2》或是《流浪地球》這些電影,那么對吳京就一定有所了解,吳京曾經和妻子謝楠一起參加過綜藝節目,他們夫妻之間的日常相處模式..

這部《雙子殺手》,連《阿凡達》導演都不得不服 三年前,在看過《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后,好萊塢知名導演,曾執導《阿凡達》等影片的卡梅隆一度覺得,120幀+4K+3D將成為行業內的最高規格標準。 而65歲的李安,還沒有停下腳步。 即將于10月18日上映的新片..

相關熱詞搜索:四階魔方 四項基本原則 四風 火車頭采集 火車巡邏員的故事火車票價格查詢

上一篇: 繼PayPal,萬事達卡、Visa五大支付巨頭也退出Libra項目
下一篇: 領益智造大幅扭虧 前三季預計盈利19億元-21億元

百变王牌开奖